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解读生命之轻——《轻轻公主》译后记——吴刚
2017.08.10
分享到:
 
  《轻轻公主》是苏格兰作家乔治·麦克唐纳为世人所熟知的一部童话作品,该作品首次出版于1864年,当时收录在一本名为《阿黛拉·凯斯卡特》的短篇童话集中。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里,这篇作品以其有趣的想象和深刻的含义受到了世界各国少年儿童读者们的欢迎,多次被改编成动画片和舞台剧。2013年,根据这部童话作品改编的音乐剧在伦敦上演,受到观众的好评,并将于近期进军百老汇。
  《轻轻公主》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著名的格林童话《睡美人》,开始部分的人物与情节设定与之非常相似,都是讲国王老来得女,视之为掌上明珠,公主洗礼日国王大宴宾客,却忽略了一位女巫,女巫怀恨在心,对公主施加了咒语。从这里开始,两个故事出现了不同。在《睡美人》中,公主沉沉睡去,只有遇到爱他的王子才能将她吻醒;而在《轻轻公主》中公主失去了重量,整日轻盈地飘在空中,得靠带子系着,由侍从们拽着,才不会像氢气球般朝高处飞去。她同样需要靠一位王子的爱情来为她解除魔咒。故事的结尾也是相似的,一位来自远方的王子爱上了公主,魔咒解除,两人从此以后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乍看之下,两个故事似乎大同小异,只在魔咒的内容上有一点差异,但其实这点差异是相当大的,在具体的写作技法上也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否则的话,《轻轻公主》也不会在世界童话之林中拥有一片属于它自己的天空了。在详述两者之间的差异和其所具有的意义之前,先回过头来为大家略微介绍一下作者。
  乔治·麦克唐纳(1824-1905)出生于苏格兰的阿伯丁郡,但成年后主要在伦敦和曼彻斯特等地生活。在经历了一段不太成功的牧师生涯后,他开始在大学任教并投身文学创作,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文学家如丁尼生、狄更斯、约翰·拉斯金、特罗洛普、威基·考林斯、萨克雷等以及美国诗人朗费罗和惠特曼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他的创作主要以诗歌、童话为主,被誉为“维多利亚时代童话之王”,同时也是幻想文学的先驱者之一,深受他影响的文学家中不乏重量级的人物,如写出《爱丽丝漫游仙境》的刘易斯·卡罗尔,写出《魔戒》三部曲的托尔金、著名英国诗人奥登以及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等。他在儿童文学方面最著名的作品是《北风的背后》、《幻境》和《公主和柯迪》等。他的作品至今十分畅销,其中《北风的背后》是与《鲁滨逊漂流记》、《格列佛游记》、《金银岛》和《爱丽丝漫游仙境》等齐名的英国经典儿童文学名著。
  《轻轻公主》属于乔治·麦克唐纳的早期作品,但其中已经体现了不少属于他自己的特点。比如作品对轻轻公主中了魔咒之后的状态的描写就很具有幻想文学的特质。作者对公主失去重量的状态并不仅限于一个简单的设定,而是进行了非常细致的、“以假乱真”式的细节描写,比如写由于保姆的疏忽,公主飘到了宫殿的天花板上,大家手忙脚乱地登梯子去够她;宫廷里的侍从们利用公主没有重量的特点把她当气球一样拍来拍去作为娱乐;公主出行时身上要拴上好多根带子,由侍从们前呼后拥地拽着,生怕她飞走。更有意思的是,作者还从多个侧面对这一点做足文章,比如宫廷中两位年老的智者为了解决公主的问题而提出了一种种假说,以貌似科学的方式来解释发生在公主身上的奇异现象;王子遇见公主后发现公主在水中便不存在种种引力不正常现象,摸索出了一套带公主跳水、游泳的行之有效的办法等,这些详尽的描写都使得公主没有重量这一点超越了传统童话故事中那些一笔带过的简单设定,具有了幻想文学的奇趣特质。我认为,作为魔咒的内容,失去重量飘在空中要比躺在树林深处长眠不醒有趣得多,后者是一个非常被动的设定,而前者绝对是一个更富趣味、更有童心的设定。小孩子对氢气球都很感好奇,非常喜欢,他们也都十分向往能像小鸟一样在空中自由飞翔,所以他们对这一设定肯定会更加感兴趣。乔治·麦克唐纳曾有过一句名言,“我不是为儿童而写,而是为童心而写,不论这种童心是出于五岁、五十岁还是七十五岁的人。”从这个与《睡美人》不同的设定中重庆欢乐彩可以对他的这句话有非常直观的理解。
 
 
  其次,乔治·麦克唐纳对“轻”的选择其实是非常慎“重”的。对英语有一定程度了解的读者可能知道,light这个词在英语中的意义是非常丰富的,单从其形容词意义上来讲,就主要有“轻”和“容易、随便”这两个主要的义项,英语中有许多以light为前半段,以身体器官为后半段组合而成的形容词,这些词随着light所取义项的不同而有的呈现褒义、有的呈现贬义,加之中西文化传统上的差异,很多词不是靠想当然能够判断词义色彩的。其实汉语中带“轻”的形容词也具有相似的特点,比如“轻盈”、“轻灵”、“轻松”、“轻利重义”就是褒义的,而“轻薄”、“轻浮”、“轻佻”、“轻信”、“轻视”就是贬义的。书中有一段国王与王后抬杠的描写,一个说“轻”好,一个说“轻”不好,你一言我一语地举出了很多这类词的例子。这个段落固然对翻译提出了不少挑战,却也引起了重庆欢乐彩对“轻”的多种含义的关注。故事中公主的轻不仅体现在身体之轻上,也体现在她的情感缺失上。公主自生下来以后就不会哭,也从来不知烦恼悲伤为何物。别国的军队打进来,她的父亲在那里愁眉不展,她却嘻嘻哈哈,乐个不停;来自远方的王子爱上了公主,她却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始终没有反应,令王子“多情总被无情恼”;王子最后为了拯救公主,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她在刚开始的时候也依然无动于衷。这里的轻是一种生活态度之轻,是对情感的轻忽。当然,为了让故事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作者在最后关头还是成全了公主,让她在最后一刻有所感动,奋不顾身地跳入水中,救了王子,也救了自己,破解了自己身上的魔咒,上演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经典戏码。作为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这样的结尾是无可厚非的,在麦克唐纳的世界里,人性一直就是被关注的中心。他始终相信,充满情感的心灵就是打开整个世界的金钥匙。《轻轻公主》其实正反映了他一贯珍视的这一主题。但重庆欢乐彩也不必被结尾吸引去太多的注意力,这个故事有许多的工夫是花在了“轻”这一个字之上的,在公主的身上展现了好几种不同的轻,她的轻固然是魔咒的内容,有着幻想的成分,但也有着很真实的一面。如果重庆欢乐彩把眼光略过故事的边界,投向重庆欢乐彩身边的现实生活,那么这种种“轻”的毛病又岂是公主所独有?难道王子就没有嘛?难道那些以公主王子自视自诩的人就没有吗?故事中的公主凭了王子的痴爱破了魔咒,那么现实中那些轻待生活、轻视真情的人又该靠怎样的力量和机缘来获得拯救呢?这实在是一个让人越想越觉得深、越想越觉得大的问题。乔治·麦克唐纳对“轻”这样一个设定的选择,使得这个故事在《睡美人》的原型基础上有了更大的阐释空间,具备了多重阐释的可能。更有妙趣的一点是,尽管重庆欢乐彩感到作者有很多内容想表达,但他却没有哪一点是点明的。他让读者自己去领会他作品中的意义。乔治·麦克唐纳曾经说过,“你能为读者所尽的最大的努力,除了唤起他们的觉悟之外,就是不要由作者提出事情让读者去想。而是要在读者身上唤起事物,或者说让他们自己想自己的事。”不得不承认,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实在是一种更为高明的做法。
 
 
  以上通过对《轻轻公主》与其故事原型《睡美人》的比较分析,指出了两者之间差异所具有的意义,分析了故事文本所具有的幻想文学特点,揭示了作者意图表现的主题和使用的艺术手法,希望这些极为粗浅的分析能为读者们对这个故事的理解提供一种可能的角度。此外还有一点稍微提一下,为这部作品配画插图的是美国鼎鼎大名的插画家莫里斯•桑达克,他的插图往往笔触细腻,意境深远,能与文本融合成非常有机的整体,与文本相得益彰。希望大家在阅读这个有趣故事的同时也留意一下这些艺术价值极高的插图作品,它们一定会增加您的阅读快感,并与故事一起给您留下难忘的印象。
 
  作者链接:
 
 
  吴  刚 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副院长,教授,英美文学博士,英美文学与翻译专业硕士生导师。从事文学翻译26年,有400多万字文学翻译作品。翻译代表作有《霍比特人》《重庆欢乐彩的村庄》《美与孽》等。另外,翻译了《动物家庭》《野性的呼唤》《白牙》《催眠之眼》《克隆疑云》等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他翻译的《霍比特人》2013年出版当年就销售近20万册,并作为唯一的引进版文学与莫言、刘震云等作家的其他9部原创作品一起荣获2013年第四届“中国图书新势力榜”奖杯。2016年获得上海翻译家协会颁发的“翻译新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