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第二十五届“金秋诗会”诗歌赏析—— 禾 青  [英]威廉·华兹华斯  《致杜鹃》
2017.08.14
分享到:
TO THE CUCKOO
 William Wordsworth

O blithe new-comer! I have heard,
I hear thee and rejoice.
O Cuckoo! shall I call thee Bird,
Or but a wandering Voice?

While I am lying on the grass
Thy twofold shout I hear;
From hill to hill it seems to pass,
At once far off, and near.

Though babbling only to the Vale
Of sunshine and of flowers,
Thou bringest unto me a tale
Of visionary hours.

Thrice welcome, darling of the Spring!
Even yet thou art to me
No bird, but an invisible thing,
A voice ,a mystery;

The same whom in my schoolboy days
I listened to; that Cry
Which made me look a thousand ways
In bush, and tree, and sky.

To seek thee did I often rove
Through woods and on the green;
And thou wert still a hope, a love;
Still longed for, never seen.

And I can listen to thee yet;
Can lie upon the plain
And listen, till I do beget
That golden time again.

O blessed Bird! the earth we pace
Again appears to be
An unsubstantial, faery place;
That is fit home for thee!

 
《致杜鹃》
[英]威廉·华兹华斯 作/禾青 译

哦,欢快的新来客!我已耳闻,
听着你,如此欢欣。
哦,杜鹃!我该称你为鸟呢,
或是一缕悠远的乐音?

当我平躺于茵茵草场,
倾听你叠声的啼鸣;
这歌声宛如在山间回响
时而遥远,时而近。

虽然你只对山谷吟唱
对阳光和花朵倾心,
却依然令我不住地遐想
那如梦的往日幻影。

诚挚地欢迎你,春之精灵!
甚而,你之于我
不是鸟,而是难以描述的无形,
一个谜,一弦琴声;

当年,我还是个学生
就已聆听,那声音
曾令我千百次地找寻
在树枝,在天空,在丛林。

穿过密林,越过草地
为了追寻你,我游荡不停;
你至今依然是爱,是希冀
虽未谋面,却无限憧憬。

而我 仍会仰卧在旷野
且能听见你的歌声,
听着听着,再次回到了
童年金色的光阴。
 
哦 圣洁的鸟!重庆欢乐彩流连的凡尘
仿佛重又变成
一个神奇、缥缈的仙境;
那正是你宜居的鸾庭!
 
  威廉·华兹华斯(1770~1850) 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诗人。曾在剑桥大学学习,他提倡诗歌创作应“再现日常生活,使用生活语言,辅以多彩想象”,启动了对18世纪英国诗歌的大胆改革。他的诗歌用词质朴、风格清新、节奏明快、意境幽雅,在清纯的自然诗歌中融入严肃的哲理思考。他于1843年荣获“桂冠诗人”称号,被公认为是继莎士比亚和弥尔顿之后英国最重要的诗人。
  禾青 原名张品芹,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外国歌曲译配,译著有《世界少儿合唱珍品集》、《雪绒花——快乐少儿英语歌曲精选》,并散见于《歌曲》、《儿童音乐》、《多来咪》杂志以及《情动俄罗斯》、《欧美音乐剧名曲选萃》、《乌克兰歌曲选集》等歌曲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