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第二十五届“金秋诗会”诗歌赏析—— 黄福海  [英]W.H.奥登  《悼念叶芝》
2017.09.01
分享到:
IN MEMORY
OF W.B.YEATS
W. H. Auden
 
Earth, receive an honoured guest:
William Yeats is laid to rest.
Let the Irish vessel lie
Emptied of its poetry.
 
In the nightmare of the dark
All the dogs of Europe bark,
And the living nations wait,
Each sequestered in its hate;
 
Intellectual disgrace
Stares from every human face,
And the seas of pity lie
Locked and frozen in each eye.
 
Follow, poet, follow right
To the bottom of the night,
With your unconstraining voice
Still persuade us to rejoice;
 
With the farming of a verse
Make a vineyard of the curse,
Sing of human unsuccess
In a rapture of distress;
 
In the deserts of the heart
Let the healing fountain start,
In the prison of his days
Teach the free man how to praise.
 
February 1939
 
 
《悼念叶芝》
[英]W.H.奥登 作/黄福海 译
 
大地啊,请接受一位贵宾:
威廉·叶芝要放这里安寝。
愿这爱尔兰的器皿平安,
因为他的诗歌已经流干。
 
世界如梦魇般一片漆黑,
欧洲的所有狗都在狂吠,
苟活着的国度正在等待,
他们用仇恨使彼此隔开;
 
聪明的人类丧失了尊严,
他们面面相觑,瞪大双眼,
悲悯像大海般茫无边际,
锁闭、冻结在每个人眼里。
 
跟随他吧,诗人,提起脚步,
一直跟到那黑夜的深谷,
用你那毫无拘束的嗓音,
说服重庆欢乐彩去尽情地欢欣;
 
通过辛勤耕耘一片诗田,
用诅咒建起一座葡萄园,
歌唱那从未成功的人类,
在痛苦的狂喜之中沉醉;
 
让治愈创伤的汩汩清泉,
在心灵沙漠里开始喷溅,
在他人生岁月的囚牢内,
教会自由的人如何赞美。
 
1939年2月
 
①器皿,指人,上帝造人就像窑匠制造器皿。《旧约·耶利米书》18:4、48:11:“摩押…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
②诅咒,根据《旧约·创世记》,人类因违背上帝意志而受到诅咒,被逐出伊甸园。
③生命摆脱不了岁月(时间)这个羁绊,犹如终生处于囚室之中。
 
  诗中第一节,vessel和emptied连在一起,是容器被清空的意思,但以前都未注明《圣经》出处,因此其内涵未能彰显。又如诗中Make a vineyard of the curse一句,在读者中可能存在误解。这里的诅咒除了普通的含义,还有《圣经》上的含义(详见注)。而且make A of B就是用B“造出”A,而不是把B“变成”A。叶芝的诗里并不缺乏对恶的诅咒,虽然他把诅咒写得很美。穆旦将这个名句译成“把诅咒变成葡萄园”,在读者心目中,叶芝多少成了一个老是低头吟着“当你老了”的脉脉含情的失恋少年,而奥登也俨然成了一个乐观主义诗人。其实奥登从来都不是单纯的乐观主义者,这首诗里也充满了反讽。如果说他有一点乐观的话,那也是表现在正与反的辩证关系里,如诗中将“诅咒”和“葡萄园”、“痛苦”和“狂喜”、“清泉”和“沙漠”、“囚牢”和“自由”等两两对举,在矛盾中揭示出新的含义。另外,这首诗的结构也比较特别,跟中国两汉以来的碑文颇有暗合。一篇完整的碑文,有序有铭,序无韵,铭有韵。序则记平生,铭则赞德行。奥登这首诗分三章,第一章记述叶芝逝世时现代城市的情状,其节奏跟日常口语基本无异。第二章抒发感慨作为过渡,在韵律上也只有一些近似韵。第三章类似于有韵的铭文,是整首诗中最有诗味的部分。现仅译第三章。原诗采用扬抑格四音步、随韵,译诗每行字数相同,并依原诗押随韵。
 
  W.H.奥登(1907~1973) 英国诗人、评论家,出生于英国,后来成为美国公民。他被公认是叶芝和艾略特之后最重要的英语诗人。他接受过各种思潮,思想非常复杂,个人信仰也屡经变易,最后信仰基督教神学。他学养深厚,并充分利用英美两国的历史传统,诗歌作品深刻而充满机智,具有极高的技巧。1927年至1937年,他与C.D.刘易斯、麦克尼斯、司班德等人一起探索新的诗风,史称“奥登一代”。1938年1月至6月曾到过中国,由此兴起一股“奥登风”,对中国新诗有过重大影响。
  黄福海  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上海诗词学会会员。毕业于复旦大学外语系英美文学专业,曾留学英国利兹大学,主攻英国诗歌。现任英国某律师事务所高级法律翻译。从事英语格律诗及中国古典诗歌的独立翻译与研究,创作并发表旧体诗词、现代格律体新诗,发表有关中国古典诗歌及汉诗英译的论文十多篇。英译中作品有《爱尔兰当代诗选》、阿米亥诗集《开•闭•开》、菲茨杰拉德长篇小说《末代大亨的情缘》、凯纳兹长篇小说《爱的招魂》、毛姆短篇小说集《木麻黄树》等。中译英作品有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和叙事诗《木兰辞》的格律体英译、《胡适诗选》英译等。旧体诗词作品有《达盦诗集》,传记作品有《纸囚诗韵贯中西--吴钧陶传》(合著)。